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Lemon candy


  ※有evil组相关的捏造,请注意
  ※无CP
  以下正文:
  糖纸发黏。这也正常,毕竟房间里又湿又热。如果像小狗一样把舌头伸出的话,是否能感受到一点水分——
  不,Morty想,如果这样做可行,Rick早就会做。但他就在那若无其事地坐着,好像刚刚递给男孩一块柠檬糖的人不是他一样。
  “最近在戒烟。”从白大褂的兜里掏出那颗糖,Rick对他说。他嘴角的伤疤随着肌肉的运动起伏着,在被饥饿扭曲的视觉里活像条毛毛虫。
  男孩慢慢地把糖纸剥开。他把黏在糖纸上的糖一点点舔干净,然后才急切地把糖球扔进嘴里。
  只在舌尖轻轻一滚,柠檬的酸甜味就爆发出来。劣质而廉价,是工业香精的味道。
  一个小小的疑问随着糖球在他的嘴里咕噜噜地转着。Morty抬起头,只对上Rick那双阴冷、死寂的蓝眼睛。
  算了,下次再问。Morty把身子靠在墙壁上。
  三天以来头一次进食,他很珍惜。
  昏黄的灯光在房间里摇来晃去,Morty把问题和甜食一同咽下,睡着了。
  
  醒来时已身处车库,日光灯把这里照得亮如白昼。他低头看去,身上已披了一件白大褂,仔细闻闻,有酒精和少许呕吐物的味道,十分酸臭。
  他这才反应过来刚刚是做了一个梦。
  重重的脚步声在车库里回响。老人上身穿着蓝色套衫,正狂躁地来回踱步。他瞥了Morty一眼。一双因怒火而明亮的眼睛。
  “你醒了?”Rick冲他说,“他妈的,还是找不着。瑞城的傻逼们在想什么,把你送了过来?我可从来没想用那张券!”
  “这样其实也挺好。”Morty懒洋洋地回答,“有无限多个宇宙不是吗?随便找个Morty代替就行。”
  老人脸上的神色由烦躁转向了暴怒。
  “那样就不是‘我的’Morty了,白痴!——等等,你的这只眼睛是假的?”
  Rick凑近看他的脸,警惕地眯着眼睛。Morty在心里窃笑,猜想着对方会不会认出自己,一个最残忍但也最聪明的Morty。不过——
  男孩耸了耸肩。“我的Rick为了做实验挖掉了我的眼睛。没有办法,只能换个义眼。为什么你这么在意?”
  Rick盯了他很久,才摇摇头。
  “没什么。口袋里有糖,想吃就拿走。”
  “这是你的Morty喜欢的口味吗?”
  “算是吧。不过他本人不在,拿这个哄他也做不到。”老人哼哼一声,转回实验台研究。
  柠檬糖静静地躺在口袋里。Morty把它放在手心的时候,因为遥远的回忆而冷笑起来。当时饥饿使然,他的吃相极其狼狈,现在想来还有几分好笑。
  Rick为什么要戒烟?他饶有兴致地想。没准是因为不想让我吸进烟雾。但这不可能,因为“所有的Rick都不关心Morty”。
  男孩慵懒地靠在椅子上,发现C—137宇宙的Rick还在埋头研究。他半眯着眼睛,日光灯慢慢地染上昏黄色,老人的背影也渐渐和某个虚影重合起来。
  微风从门口吹来,轻轻地将他从清醒推离,坠入梦乡。
  
  喧闹声使他自睡眠惊醒。
  C—137的Rick正极力挣脱他的Morty的拥抱。
  “别这么恶心,Morty!想表达感谢有那么多种方法,你就非得选择这么下三滥的吗?”“你绝对,绝对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Rick。现在把嘴闭上,让我抱一会。”
  Morty半睁着眼,看着另一个自己混杂着安心和阴郁的表情,无声地笑了。
  肩膀上感受到一记轻拍。另一名Rick正低头看他,传送门发出的绿光把他的脸庞染上诡异的颜色。
  这名警卫说:“很抱歉弄错了,恐怕还得带你回瑞城。或者你想去别的世界?”
     “不,回瑞城就行。我还有点事要做。”Morty送上一个乖巧的微笑——他是很善于伪装的……Rick什么时候教了他这样的技巧呢?回忆沉在梦境里,渐渐模糊起来。

  糖纸发黏。可以理解,毕竟它被揣在口袋里相当久。他的体温把这颗糖的外层烤化了。男孩剥开糖纸,把黏成一团的包装扔掉,糖球扔到嘴里。
  工业香精的味道和跨越遥远时光而来的疑问一起在他的嘴里转圈儿,敲打着牙关。一双阴冷、死寂的蓝眼睛似乎在他背后注视,但他回头的时候,什么都没看到。
  疑惑的迷雾渐渐升腾。他突然极想把他断线的木偶挖出来,问他个问题。
  然而他自己也知道,这个问题已经永远得不到解答:
  ——当初为什么要把那块糖给我?
  柠檬香精的味道在口腔扩散,劣质而廉价。
  “这就是C—137的口味……”他咕哝着,同行的警卫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时候已经不早。大雾弥漫,瑞城却依旧灯火通明,把深蓝的夜幕的一角照成浅橘红的暖色。
  “真难吃。”
  Morty慢吞吞地前进,这句音量轻得几乎叫人听不见的话同他的身影一起,渐渐隐没在人群当中。
       
          Fin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