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记一顿猎奇午餐

        ※ 猎奇而且神经病
  ※没了。作者卡文要卡死了。一卡文就摸鱼(´;ω;`)
  准备午饭的时候,Rick Sanchez一个手抖,把左手切成了好几段。刀子毫无阻碍地斩断指关节,鲜血黏黏地流出来,像草莓糖浆。
  Rick把左手举起来。粉红色的截面里,他看到骨头,是白糖的颜色。
  “妈的。”他轻声骂一句,“本来我可不想切这么多。”
  往他的身后看去,可以看到Morty Smith正有些局促不安,既想靠近篝火取暖,又想尽快远离它。感受到Rick的视线,Morty抬头问他:“Rick,午饭吃什么?”
  Rick没好气地说:“吃屎。”
  巧克力发色的男孩微微睁大眼睛,还是决定无视他。Morty穿着柠檬糖颜色的上衣,裤子是蓝莓色。显然男孩有些饿了,因为他开始无意识地唆起自己的手指头。
  地上的草是香蕉黄。Rick站着,这些黄色的杂草就拂过他的脚踝,有些痒。血还在流。甜浆滴滴答答地滑下悬空的案板,把草地渗成粉色。
  算了,他想,多切点就多切点,好歹没把小臂切掉。今天毕竟是第一顿,奢侈一点也没什么。

  来到荒无人烟的外星球已经五天。到处找不到食物,他只好把手切一点下来,反正断了还能再长。
  不过Morty大概是不太能接受。同类相食毕竟不算小事。但如果他自己都愿意自降身段,把他自愿切下来的手指头丢进嘴里咀嚼,那Morty也必须这么做。谁活着都得做出牺牲,吃手指头难道还能比活活饿死更可怕吗?那倒未必。
  他想了想,还是觉得该加点配餐,于是掏出个小勺子,在眼窝里轻轻一挖,把左眼也弄了出来。富有弹性的球体从眼眶里滚出的时候,透明的液体也沿着脸颊滑到下颌。这颗圆溜溜的软糖在他手上滚来滚去。
  Rick突然有点舍不得吃了。
  这是颗多好的眼球……它跟着他走南闯北,他曾经往上面装载过小型激光炮,它是他的好伙伴。不得不说,如果不是有这个小东西,他估计早死在不知道哪里了。
  老人又回头看了看Morty,对方已经被篝火和饥饿烤到神志不清,开始说些胡话。
  “不要棒棒糖!”男孩向着空气惨叫起来,“棒棒糖不行——”
   他叹了口气,把手指头装盘,手掌搁在一旁,捧着他刚刚挖下来的眼球。
  
  “不,不吃这个!”Morty如他所料,拼命拒绝。
  “你必须吃,”Rick说,“比这更猎奇的东西我们都吃过,矫情什么。”
  “我们在讨论的是你的手指!和,和——天呐——和你的眼球!然后现在我们还得吃了它!你有没有搞错?”
  “感谢你对令人绝望而且反胃的现状进行亲切但一点屁用没有的说明。现在给我他妈的把这些东西吃了。”
  Morty瞪着他,竟然流下泪水。小小的水信玄饼一串串地往下掉,在草地上摔碎。
  这些眼泪好像落在Rick的心上。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伸手把Morty的脸擦干净。
  “我们他妈是糖果人,Morty,”他说,“又不是我自己想当一个大型草莓棒棒糖的。过几天我就去弄点巧克力,重新做左手和左眼。到时候我就是双口味,比你高级多了。别想那么多,Morty。吃了就是。”
  男孩把脸贴在他的实验袍上,轻轻嗯了一声。
  事情解决。Rick拈起一段手指丢进嘴里,嚼的时候发出脆响。
  味道居然还不错。
  

评论(2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