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垃圾食品


  他原本不这么胖,只是垃圾食品吃太多。

  街角那家快餐店卖的尽是这类东西,但味道实在是好,他也就时不时买点。当警察,Morty想,已经够烦人的了,在瑞城当警察更是如此。高热量的东西总是能让人心情飞快地愉悦起来;总能把他的胃填得满满的。

        店里的薯条最好吃。盐是海盐,在舌头上化开,荡起一股鲜味。薯条细长,外皮炸得酥酥脆脆,咬下去的时候咔滋作响,里面滚烫滚烫,颇有滋味。汉堡不错。牛肉饼煎得刚刚好,咬下一口肉汁会混着血水顺着嘴角流下来。炸鸡块也好吃,似乎是参考了哪里的食谱,咬开外壳鲜美的汁水会炸出来。

  吃鸡块的时候,Morty喜欢蘸川香酱。

  “你的食谱不太健康,难怪你这么胖。”同事跟他说,似乎还想劝他节食,他用一句“去你妈,滚”堵住对方的口。

  “我也不是总吃垃圾食品。”他烦躁地补充,手指头在桌子上敲,声音很清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吃不饱。不然只是吃垃圾食品,不会让他胖到这个地步。

  总不能一直吃这些东西。Morty决定换换口味。

  周一早上,他吃松饼。蜂蜜和黄油热腾腾、甜丝丝地化开,吃在嘴里只觉得整个人好像要飞起来。松饼很软,让人觉得很舒服。中午吃的是牛排,切得很厚,草草抹上盐和胡椒,丢到热锅里煎一煎,滋滋的响声听得人心里愉快。等到铲出来,切下第一块肉,他吹也不吹直接丢到嘴里,烫到嘴里起泡。

  晚上改变食谱的计划告吹。快餐店里发生抢劫案,他赶到现场,制服犯人,盯着柜台,只觉得口水又开始分泌。

  “哎呀,实在是谢谢,”员工Morty说,“今天和往常一样吗?”

  他点点头,下巴的肉一层层堆在一起。

  照旧是薯条,汉堡,炸鸡块,加一杯可乐,堆满冰块,然后把冰块咬碎。他吃得不很小心,吃着吃着嘴里尝到铁锈味,可是舌头一点都不痛。冰太久了,舌头麻了。

  食物一口口往嘴里塞,他吃得高兴。但心情是矛盾的:他觉得肚皮撑得要炸开,可还是觉得饿,他还想吃,吃更多。无端的空虚感渐渐涌上来,警察耸耸肩膀,拿起鸡块蘸着川香酱囫囵吞下。
  

  这家店是Rick,他的前搭档介绍他来的。

  从诡异的俱乐部出来,时候已近傍晚。

  “下不为例。”Big Morty送他们出来,咧嘴笑了起来。“下次要是再这么不识相的话——”

  Rick想上前争辩,Morty伸手拦住他。他点点头,脸上露出无奈的微笑:“我肯定看好他。”

  两人走向停车的地方。

  “你干嘛不收他的钱?你差点坏了大事!”Morty率先开口指责。Rick冷哼一声:“我干嘛要收他的脏钱?!”

  他们对视一眼,气哼哼地别过头。一坐上驾驶座,Morty就消气了。可他也不想开口道歉,显得他很Morty一样。

  “晚饭我请。”他突然开口,正视前方,“地点你选。”Rick看了他一眼,耷拉着的嘴角也扬起来:“我知道一家快餐店。那里有最好吃的蘸酱。”

  川香酱一般来说只能在记忆里品尝。但无限个次元里,偏偏有一个Rick觉得当厨师是件造福人类的大好事,完美地复制出了令Rick们神魂颠倒的美味。这家快餐店就为厨师Rick所有,门口竖着歪歪扭扭的M形标牌。

  在餐厅里,他的搭档拿着薯条,吃得非常满足。

  之前的不快似乎已经烟消云散,Rick的笑容好像小孩子一样天真而快乐。

  老人眼睛微眯,窗外的阳光透过来,把两颗蓝色的宝石照得闪闪发亮。他的手指修长,骨节也分明,手背上青筋凸起,但找不到老年斑。Rick就用这些细长的手指拿着鸡块,大声赞美起来:

  “川香酱万岁!”

  Morty翻了个白眼,也拿起汉堡吃起来,发现味道出乎意料地好。

  结帐的时候,Morty把钱包拿出来,挑出为数不多的零钱递给收银员,同时严厉地拒绝了Rick“要不还是我买单”的提议。

  Rick的眼神从他干瘪的钱包上一扫而过,第二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拿着传送枪跟他说上面给了一天假。

  “带你去我的次元玩!”“我还以为你不是那种玩忽职守的人。”“有时候也可以变通呀。”Rick笑眯眯地回答,拽着他走进传送门。

  不知该说是意料之中还是情理之外,Rick带他去的是游乐园。不是什么设立在宇宙里的大型电玩城,就只是普通的游乐园而已。

  两个人坐完过山车,又觉得没意思,一人买了个棉花糖到处乱逛。没多久,走到摩天轮下,Rick一下走不动道了。

  “不行。”Morty警告他。

  坐在座位上的时候,Morty还在后悔。真他妈见了鬼了,怎么偏偏是他得无止境地纵容Rick?

  “我说行就行!”Rick欢快地说。Morty只想打他。

  老人趴在窗户上,跟他说:“这里冬天会下雪……瑞城的冬天我还没见过,但如果下雪的话,我们可以一起做雪天使。”Morty嗤了一声,说:“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很快雪就会被弄脏。你要去哪里做你的天使?”

  Rick盯着他,有些失望地摇摇头:“你真的不是很Morty……”怒火突然灼烧,Morty冷笑着回答:“你不也一样?一个Rick应该这么浪漫主义吗?做雪天使?”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已经变得像刀刃一样冰冷。

  “我只是想说,”Rick耐心地说着,摸摸他的头,“美好的事物很多。解决事情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要和坏蛋同流合污。保护瑞城是我的愿望……我相信也是你的。我只是不愿意我们亲手弄脏它。”

  沉默降临。半晌,Morty说:

  “你还真的是一点也不Rick——”“闭嘴吧。”

  
  Morty拿着薯条,接着吃起来。

  他想起Rick细长的手指,孩子气的笑容,想起老人鼻尖压在玻璃上的滑稽样子,和他几乎引人发笑的话语。

  他想起Rick宝石一样的蓝眼睛,在眼眶里一转,盯着他,不动了。这时他才发现原来人死了之后,眼球和玻璃没两样。Big Morty好像在跟他说话,可他听不清。刚刚那一枪太响,他觉得耳朵里有什么在轰鸣。血慢慢地流下Rick的脸,在地上汇聚起来。

  鸡块要蘸川香酱才好吃。Morty把东西都吃干净,走出店门。   

  他吃得很多,有点太多了。食物似乎要涌上他的喉咙,胃也不太舒服。可他还是饿。

  肚子里是满的,心里却空空荡荡。瑞城的冬天,有雪吗?即使有,又怎么样呢?

  街上人来人往,不时有人看他:一个Morty胖成这样不多见。倒不是说胖子Rick就多到哪去了。但过了一会,也就不再看。

  口袋里有奇怪的触感,Morty把手伸进去,掏出一盒川香酱。男孩盯了它一会,把盒子丢进垃圾桶。

  ……新的搭档,是明天来吧?……

  他穿过人群,打开车门,把臃肿肥胖的身体挤进驾驶座,用头紧紧地抵着方向盘。

  他祈祷。不要是个Rick,他想,不要是个Rick,拜托,神明保佑——

  还没见面,他就知道决裂的时刻会到。几小时,几天,几年。如果真的要再次对一个Rick扣动扳机——不,不要再想。

  他祈祷着心里那个不断漏风的空洞能有被填满的一天;一如他在入睡前祈祷明天永远,永远不要到来。

  End

评论(1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