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Morty’s Wonderland

  贼老天偏偏选在今天下雪,没带羽绒服的我😊🔫
  
  日常摸鱼,不知道在瞎几把写啥,轻微rickmorty倾向,辣鸡流水帐
  
  以下正文:
  
  这个世界平凡到让人感到无趣,也正因此,十四岁的Morty Smith和它正相称。他相貌不出众,不过五官端正;性格也普通,不强势,也不过于懦弱。笑起来的时候显出天真的样子,好像可以直接看到他的本质:一个正常的男孩而已。
  
  不上不下,不好不坏,这就是他的生活。Morty虽然个性中带着点为校霸们所不喜的自卑,但还没到让他遭遇霸凌的程度。他是没什么存在感的。从小到大也没生过什么大病,成长得很正常。他自我娱乐的方式有两种:白天,盯着Jessica俏丽的背影出神;晚上,在家里想着Jessica做一些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常做的事。很平常。
  
  不过他八岁那年,确实发生过一件怪事。当时Morty趴在房间里想着要怎么给Summer画像,客厅里突然传来砰的响声,他打开门一看,看到Beth瘫坐在地上,旁边有人手忙脚乱地想扶她起来。地上有两个箱子,大小不同,小的叠在大的上面。
  
  扶着他妈妈的人,长相怪里怪气:肤色,毛发都与常人不同,最令人吃惊的是他有一双翅膀,让Morty不禁好奇这个人能不能飞。他腹部的肌肉匀称而精瘦。站在这个人身旁的——因为那双翅膀,Morty决定要叫他鸟人——是一个奇怪的生物,明明是猫的样子,但却两腿直立着站在地上,而且还会讲话。
  
  Morty扒在门框上,低头去看。他的妈妈不知道为什么手抖得厉害,幅度实在是大,以至于明明距离很远,也看得很清楚。鸟人又和Beth说了什么,托起那只猫,从门口离开了。“唉,一点也不酷,”Morty小声地说,“他居然不会飞。”
  
  他把视线转回来,发现Beth站着,呆滞得像个木偶,视线锁在那两个箱子上,但又像是在看别的什么东西。她茫然地咬紧嘴唇,俯身把箱子抱在怀里,走出客厅。Morty发现她是往车库的方向去。有啪嗒啪嗒的水声,Morty回头看看窗外,发现并没有下雨。他歪歪头,决定还是回去睡觉。Summer的画像也不着急,以后再说。
  
  这个夜晚所发生的事,像投入湖面的小石子,没有掀起什么大的波澜,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也就从Morty的记忆里淡去了。
  
  Smith家的卫生习惯一向很好,可唯独车库Beth不愿意多动。所以杂物在那里堆成一堆,既有原本就在的,也有后来新放进去的。
  
  这一年,家庭会议投票,三比一通过要打扫车库——里面几乎不能看了。这个差事几乎立刻被决定交给Morty。Summer忙于学业,Jerry忙于工作,Beth,Beth什么也没在忙,但就是不肯做这件事。
  
  于是他拎着水桶,手里提着拖把,戴着塑胶手套,以一种视死如归的架势走进车库。尽管夏天接近尾声,天气依旧炎热,使他满头大汗。
  
  打扫的过程意外地简单,他甚至还有心情悠哉地哼歌,直到一个箱子映入他的眼帘。箱子,八岁那年他见过,不过数量不同。这个箱子的僚机跑哪里去了?Morty想着,自以为精妙地吃吃笑起来。
  
  笑完,他又低下头。不知为何,他隐约觉得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不应被人看见。Morty回过头,确认短时间内不会有人进入车库后,尝试着把箱子打开。没有什么机关,轻轻一抬,就可以看到箱子的内容物。明明过了很久,可居然都没有积攒什么灰尘。
  
  里头放的东西,也就是一些普通的杂物,比较特别的东西大概只有两个:一个小圆盘,上面有个按钮;另一个看起来是模型枪,枪身上的玻璃罩内有绿色的液体,已经快要见底了。
  
  他拿起小圆盘,按下按钮,一个声音传出来:“亲爱的Beth,我……”
  
  啊,这是给妈妈的。Morty有些难为情,好像不小心窥探到什么私密的东西,又按了一次按钮,车库里就重回寂静。
  
  他接着拿起模型枪,感到十分有趣,对着空气扣下扳机。Morty本没期待会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所以一个绿色漩涡凭空出现的时候,他被吓得蹬蹬连退几步,腰部撞在箱子的角上,火辣辣地疼。
  
  “什么情况?”他茫然地说。漩涡依旧漂浮着,不动。Morty走上前去,试探地用手指戳了戳,穿过去了。好奇心顿起,他手里依旧提着枪,迈开腿,走进漩涡——
  
  然后就被狠狠放倒。世界狂乱地旋转着,倒错着,他的下巴飞扑到地面,他甚至在嘴里尝到铁锈味。模型枪也脱手飞出,在地上打着转。
  
  “谁他妈给你的屎瓜胆子,”一个暴怒的声音从他的头顶传来,刺穿他晕乎乎的脑袋,“去碰Rick的传送枪?”另有一个声音,十分独特,在他回答之前,又提出问题:“你看起来不大。你是谁?”
  
  “……Rick?那是谁……?”Morty含糊地说,嘴里流着血。“等一等。你的名字是?”那个奇特但不让人觉得古怪的声音又一次问他,语调软了些。“我叫Morty,Morty Smith。”最好还是配合点,不然鬼知道会发生什么。
  
  然而听到这个名字,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人做出回应。Morty有些害怕地抬头,这时一双有力的手把他拉起来。眼前是数年前在家里见到过的陌生人,那个鸟人和他的猫。他发现鸟人有肚腩了。
  
  “我,我见过你们。”刚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没准这两个人是什么罪犯,不愿意暴露自己的长相。那样的话,说不定会杀了他灭口……
  
  “我们也见过你。你是Rick的孙子!你怎么会连他是谁都不知道?”那只猫突然开口。“我—啊,我想起来了—我的确从我妈妈那里听说过——”“你是说Beth?”鸟人插话,“是—是的。”
  
  Morty感受到两道强烈的视线,不禁缩了缩脖子,想起以前和母亲的对话。每个孩子多少都会好奇自己的家庭组成,而当他问及自己外公的时候,Beth从来不愿多讲,只是告诉他,他的外公叫做Rick Sanchez,是个科学家。那时她的脸色会变得像冬日的灰色的天空一样,十分阴郁。
  
  鸟人和那只猫对视一眼,突然冲他微笑起来。“干得不错,”猫拍拍他的大腿,“很有你外公的风采嘛。你从他的遗物里翻出来的?”他朝传送枪努努嘴,Morty愣愣地点头,意识到原来大箱子里装的是外公的遗物。
  
  之后他们怎样度过一个愉快的下午,可以略过不提。有一件小事还是值得旁涉一笔:鸟人教了他传送枪的使用方法(虽然他没有完全明白),而那只猫(他后来自我介绍说叫做屎瓜奇)在送他离开的时候,把一张专辑塞到他手里。封面上是个年轻的男人,蓝发四处乱翘,脸上的笑容灿烂到几乎傻气。他很英俊,衣着暴露,看得出来身体十分健壮。Morty猜到,这应该就是他年轻的外公。事实如此。
  
  他穿过传送门回到车库,正对上一双眼睛——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双眼睛和他的外公其实是很像的——Beth Smith站在那儿,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盯着他:“Morty。你动了那个箱子里的东西?”“是的!”Morty没意识到母亲的怒火,手腕一翻亮出那张专辑,“你看,我还带了外公的专辑,是不是——”
  
  Beth劈手夺过专辑摔在地上,带着哭腔喊:“我才不要这种东西!”专辑盖子被摔开,外包装也破了,里面的光盘四分五裂。它砸在地上的时候,发出一声巨响,Beth被惊了一下,如梦初醒地看着地上的残骸。她低下头,样子和Morty八岁那年从门缝里瞥到的一模一样:像只提线木偶。眼泪顺着她的下巴滴落,发出啪嗒啪嗒的水声,好像落雨。
  
  木偶的吊线被无形的大手剪断,Beth软倒在地,用手摸索着,手掌被割出伤口也浑然不觉。Morty试图帮忙,被一把拍开。“我都做了什么,我都做了什么……天啊……”Beth嘴唇抖着,眼睛发亮。
  
  “妈,妈。没事,我去找他们,给你张新的……”Morty手足无措,试图使Beth安定下来,“没事的,会好的,妈妈……”他下定决心,把专辑的残骸捞起来,又一次打开了传送门。
  
  “可你根本不知道怎么用它——”“我知道。”大概吧。他心里还是有点发虚,但也只好硬着头皮离开。
  
  事实证明Morty对使用方法还是不够熟悉。从传送门里出来的时候,他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了一下,重重摔在地上。好在脚下是片草坪,泥土提供了缓冲,让他没有受太重的伤。可他的下巴还是很疼。
  
  “妈妈!那里有个人摔倒了!”“哦,是吗?”
  
  Morty抬头,发现一对母女正向他走来。她们有着相像的金发,麦子一样闪着光。那个先前出声的小女孩有双似曾相识的冰蓝色眼睛。
  
  “你好像伤得很重哦,”她蹲下,故作大人姿态,“需要帮忙吗?”
  
  “啊—事实上——”一声巨响打断了他,母女同时回过头,几秒内就反应过来,一前一后飞奔离开。Morty挠挠脸颊,还是决定跟上去。
  
  目的地是一座车库。Morty走进去的时候,发现那对母女神情放松很多。他看向车库中央,吃了一惊:有两个人,灰头土脸,相貌如出一辙。一个科学家打扮,一个穿着黑色系的奇异装束。黑色衣服的那个手被铐了起来。最重要的是,他们和专辑上的男人长得一模一样——他们是他的外公,Rick Sanchez,Morty震惊地想。这么说,那个小女孩应该就是他妈妈小时候的样子——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超现实的事情?
  
  两个Rick站在那,谁也不看谁。还是Beth先出声:“爸?”“怎么?”两个人同时回过头,看到Morty和他手里拿着的传送枪:“你是谁?你的传送枪哪来的?”说完,又瞪了对方一眼:“别学我说话!”Morty忍不住笑出声,收到两记瞪视。
  
  片刻后,他们已经坐在一起吃起了冰激凌,除了那个古怪的Rick。“这么说来,你的传送枪不是自己造的?”“小偷!”另一个Rick冲Morty做了个鬼脸,没人理他。“是,我从——”从你的遗物里。“从车库里翻出来的。”
  
  “还算合理,”Rick耸肩,“我的确喜欢把东西放在车库里。”“啊,我想起来了,你能把它修好吗?”Morty掏出专辑,不想一秒不到,Rick就迅速抢过专辑把它藏起来,不让妻女看见。“当然可以。”他清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回答,“只是这张封面让人看到实在是让我有些羞耻,请你谅解。”“当然—没问题。”角落里的古怪Rick发出一声冷哼。
  
  天才做什么都有异于常人的技巧和速度,即使要做的事只是修好一张被摔坏的专辑。十五分钟不到,Rick就把专辑修补完毕,顺便帮他定位好自己的时间和次元,打开传送门就能回家。
  
  “时间有限,没办法研究传送液的组成,”Rick无奈地说,“我想,在你回去后传送枪应该就没办法再用了,抱歉。”“啊,那没关系的。我想我也不会再有用到它的机会了。”Morty回答,抱着崭新的专辑,拿上传送枪就打算走进传送门。
  
  “嘿!”在他身后,Rick突然发问:“在你的时空,我是不是——算了,你走吧。”Morty朝他挥手致意,迈开脚步,眨眼间就又站在自家车库里。
  
  他把专辑交到母亲手里:“这次别再摔坏了,妈妈。可没有第二次机会把它修好了。”Beth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难为情,她点点头,无奈地答应了。
  
  “他们当初送的箱子好像有两个吧,另一个小的呢?”Morty装作毫不在意地问。“它?它在——”
  
  从Smith宅出发,向东侧走两公里,有个墓园。小盒子里装的是Rick的骨灰,被Beth埋在这里。据她本人说,父女当初约定过,一家人就要葬在一起,最终敲定了这个地方作为长眠的地点。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外公才执意要把遗物和骨灰送到母亲手里。
  
  Morty把路上买的百合花束放到墓前,店家用来包装的薄纸沙沙地响。他双手合十,心里想的却是之前遇到的那个Rick。他看起来真不像个会死的人。起身后,他径直走向墓园的门口。
  
  夏天的尾巴劈头盖脸向他抽来,惊出一身薄汗。湿热的空气让Morty感觉胸口发闷,但他其实比之前舒适得多。
  
  街上人来人往。他们之中,精英少,庸人多,正常。他们所过的生活,没有冒险的刺激,但也不会有大灾大难,只平平安安地过完一生,就足以让大多数人说一句:“他活得是很长很好的呀。”
  
  没有半夜拖他出去冒险的外公,没有动辄毁灭世界的危险生活,婚礼上不会有人被枪击……
  
  这个平平无奇的世界,Morty Smith和它是正相称的。世界就该是这样,而不应是一个被遗忘的名字,一张被摔坏的专辑,一方无人问津的墓碑,一束随便地买回来的鲜花。

        有什么不好吗?
  
  “没什么不好啊……”Morty发出一声叹息,向前走,走向蚂蚁一样流动着的人群里,消失在了平凡之中。
  
  ……
  
  ……
  
  “没你妈,”Rick冲他说,“你做的都是什么鬼梦。——我警告过你,不要碰那块该死的矿石!现在可好了,平行世界一梦游感觉怎么样?”
  
  Morty在Rick的臂弯里醒来,头贴着老人的胸膛。他想起来,他们现在是待在某个外星球上的山洞里,外面风雪交加,洞内却很暖和。Morty直起身来,一口饮尽Rick递给他的安眠药。
  
  安眠药起效了。很快Morty就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他突然抓住Rick的手,老人挣扎起来,而Morty无视了他:“你知道,Rick……能跟你一起冒险,其实挺开心的。”
  
  Rick可能回答了,也可能没回答;意识里最后一个场景是他低下头,吻了吻Morty的额头,嘴型似乎是在说“我也是”,但话语最终还是没有成形。
  
  不过那就足够了。Morty向后坠落,落进一只小船里,在起伏的水声里慢慢的漂向无梦而甜美的黑暗。

         Fin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