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尿床

@AlineZ是杏老师

  瘦巴巴,红彤彤,全身皱着。软绵绵窝在Beth臂弯里的小东西,很不情愿似的挤着脸,眼睛眯成两条窄缝。倒不像人,像只猴子。
  “真丑。”
  Rick嘟囔,蓝眼睛却一错不错地盯着那个小小的婴儿,几乎要走不动路了。Beth努力藏起笑意。
  “我们打算叫他Morty。”“这名字还行,如果不是后面跟着的是Smith这个姓的话。Morty Sanchez听起来其实非常不错啊。”
  一个笑容终于还是出现在Beth脸上。“别那么嫌弃他呀,爸。(“Jerry就是个傻逼!”Rick痛斥道)而且他也只是现在,嗯,不太好看。过几个月就好了。”
  Rick挑起眉毛,不再说话。当初Summer Smith和他见面的时候,已出生数月。小女孩的头顶毛茸茸一片红色,蓝色的眼睛和母亲一模一样——比Rick的冰蓝色略微深一些的、属于海洋的蔚蓝,自他已逝的妻子而来。皮肤白白嫩嫩,用手戳脸颊还会流口水。
  这话的确不假。两三个月左右,小小的Morty已经长开了。肤色也白,棕色的发旋挺适合他,虽然Rick因此联想到令人作呕的Jerry。眼睛是和他一样的冰蓝色。
  “抱一下他。”Beth把用薄被包着的小麻烦不由分说往他怀里一放,Rick顿时慌了手脚,杵在原地,全身僵硬。然后他慢慢放松下来,想起了以前是怎么抱起自家女儿的,用手臂做摇篮,哄起婴儿来。
  圆滚滚的肚皮。细小的手脚。软软的、好像没有骨头的身体。在其他次元穿梭时,他也曾见过幼年Morty,但并没有多大触动。
  可到了他自己的Morty乖乖巧巧地把头枕在他胳膊上的时候,两双一样的眼睛对在一起,眼泪依旧不能免俗地淌出眼眶。水珠砸下去,Morty受了惊,就哭起来,声音很尖利,像幼猫。
  “呜……Rick,你能起来吗,我,我……”Rick从梦中醒来,听到Morty带着哭腔跟他说话。
  “嘿,怎么了?”他伸手帮五岁的男孩擦去眼泪,“别哭。你妈妈告诉过你男子汉不能哭对吧?”
  “她,她还说我这么大不该尿床了,可我还是,呜……”Morty抽噎着,“我不知道怎—怎么把床单弄干净,我不想—不想找妈妈——”
  小孩子果然麻烦。不过Morty这样,已经比Beth当年好很多了。
  “不如这样,”他把Morty小小的手握在手心,“你和我来,我们一起去车库,做一个可以把污渍去掉的清洁剂出来。不留味道那种。”
  “真的?”男孩的眼睛充满希望地亮起来。
  “真的。”Rick庄严地点头。
  那一个夜晚被一刀切成两半。前半段他们顺利做出了清洁剂,后半段他们把被单洗净,Rick造了个机器将其烘干,还顺手帮忙铺好,两人各自回房睡觉。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围在一起吃早饭。Beth惊奇地发现父亲和儿子都有了黑眼圈,数次差点将鼻子没入松饼。
  Rick倚在门框上,拿出酒壶,也不拧开盖子,只是把锡盒子放在手心凝视,忍不住笑了。
  “有—有什么好笑的Rick?就因为你的那些种子我尿床了!我都十四了!”Morty把床单泡到水里,样子看起来濒临崩溃。他已经绝望地试图清理被单快半个小时,这才发现身后的Rick。
  “没什么。只是想到你五岁的时候还尿床——”说着,仿佛有什么扼住Rick的气管,使他没有再说下去。“我有清洁剂,你要吗?”
  Morty不情不愿地点头,看着Rick转身打算去找清洁剂。他咬咬下唇,还是问出口:“Rick!妈妈没跟你说过这件事吧?”“没有。别再提了。”老人的声音有种微妙的粗砺。
  可他还想问:从未被告知这件事,在我十四岁之前和我从未见面的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
  有些问题不该问,也不能问。保持混乱但安稳的现状是最舒心的。他害怕得到的回答会撕出一个残忍的口子,真相从里面滴滴答答地漏出来。
  尽管他比谁都要明白迟早有一天他会问出口。因为他是Rick的外孙,基因如此。
  

评论(1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