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外星人偷走了重要的东西

@是丸子啊!∠( ᐛ 」∠)_
  
  以下正文:
  最近,Morty有时候会心血来潮地画画。画的内容五花八门,取决于他突发奇想的时间点:上课的时候无一例外全是可爱到发光的Jessica,在家里大多会画Summer,至于冒险的时候?光是保证自己和Rick死已经几乎耗尽他全副精神,别的事还是算了吧。
  莫名其妙地,他画Rick画得最多。次数太多,他也就慢慢地学会欣赏Rick翘得很有规律的头发,观察他平时脸上的表情,看他弯腰时背上那一节节突起,试图用一根4B铅笔和一块随便买来的橡皮再现他走路时白袍在空气中划出的弧线。当然他既缺乏练习,也没什么天分,自然是无法做到。
  之前也不是没有画过,八岁那年他就给Summer画过肖像。成品出来,Summer一看,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她在反省自己,做姐姐的是要有多凶恶,才会让Morty把自己画成一个可怖的怪兽。Beth也掉眼泪,不过是笑出来的。在发颤的哎呦中,他的母亲极力不要笑得太猛,拍拍他的肩膀,说:“别灰心,Morty。你—哈哈哈哈,你这画——哎呀,挺有抽象派的风格。假以时日必成大器——”说到最后还是没忍住,从沙发上一路笑到地上,腹部酸痛。
  所以,Rick实在是非常有理由挑剔他的画技。老人万分不屑地用手指捏着Morty才画好的肖像,说:“你瞧,Morty。我年纪大了,长得没以前好看了,这我是不否认的。但你画成这样,就有点过分了吧?要我说,你根本画不出我万分之一的魅力——”
  Morty在心里骂了那个布置“给你的家人画一张肖像”的任务的老师大概有几百遍了。不然还能怎么样呢,总不能让他去责怪这个节骨眼儿一块出门的其他人吧?
  “你要是不喜欢就算了。”Morty不快地说,强行忽视了Rick想要再说什么的举动,一把夺过了那张画,揉成一团后扔到纸篓里。他想,交不上作业根本不算什么,没看见他已经(在Rick的怂恿下)旷课旷到所有人都习以为常了吗?脚底下倒是踢踢踏踏,一不小心泄漏了男孩那点不忿的心情。
  Rick瞥了他一眼,抓住他的胳膊:“既然你已经忙完了,那我们可以去冒险了吧?”也没让Morty有回嘴的时间,打开传送门就出发。
  到这两人有惊无险地回来,已经快凌晨两点了。Morty觉得两条腿酸软得不行,一心只想着睡觉。他气若游丝地说了声晚安,上了楼梯。行到一半他无意间回头,看到Rick站在纸篓旁边,似乎正在弯腰。“他又要干什么……改造垃圾桶?”被冒险转移了注意力,他没有想到那张废画。
  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件事?Morty全身被牢牢捆住,迷迷糊糊地思考着。继Z星人之后,不知从哪里来的外星人觊觎着Rick的发明,结果连他一起遭殃。Rick就在他身旁,低着头不出声。可以想见他的大脑必然已经开始高速运转,寻找着逃跑的方法。
  “Rick Sanchez!”一个不可名状的、令人厌恶的声音说,“瞧瞧我们发现了什么——一个保险箱。你肯定以为它不会被我们破解,是不是?”
  Rick哼了一声,别过头去。透过余光Morty看到他的手在往衣服里探。他依旧没动,看外星人的眼神就像看一堆死肉。
  “不过还真是让我们吃惊——”外星人接着发出一连串笑声,足以把婴儿吓哭,“这里面居然有一张你的肖像画!而且皱成这样还保存得这么好,果然地球人就是自恋——”
  话音未落,Rick迅速掏出枪来啪地一声把对方给崩了。大概这一枪同时把Morty脑子里的哪根弦一块弄断了,男孩半天没反应。
  直到坐在飞船上,他才慢慢回过神来。
  “说真的,你居然从垃圾桶里把我的画捡起来——”
  “不许说话!笑也不行。你知道你挤眉弄眼起来多可笑吗?——你他妈把我松开!”
  Rick挣扎半天无果,烦躁地把手环在正紧抱着他的Morty身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Fin
  
  
  
  
  然后因为影响驾驶出了事故飞船坠毁(你等等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