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醉酒

@加勒比的小麻雀
  ※rickmorty
  ※吔我无脑小甜饼啦!
  Morty在Rick砰地一声倒在自己旁边时,默默地把这一次醉酒事件划到二级。这就是说,不会有什么严重事件发生,唯一会受伤害的只有Morty自己,因为他得把醉成一滩泥的Rick扶起来,衣着也要帮他收拾好,然后带他下去回房睡觉。有的时候干脆就在Morty的房间里将就一晚。倒也没什么。
  “Morty——”Rick喊,头直直转过来,盯着Morty看。“你,你那天为什么没亲我啊?”
  Morty愣住了。很快他做出判断,Rick估计是喝多了,记忆有些错乱。“哪一天啊?”保险起见,他开口问。
  没想到Rick突然挥动手臂,啪地一声拍在Morty脸上,说:“别—别管那个啦,Morty。”他把手放在男孩腰侧,没有用力,几乎没让Morty感觉到。
  “我跟你说,”Rick凑近他,热气吹动他的头发,“我终终终终终终于研究出来计算——啥来着,爱呀快乐呀,反正是好东西——的公式啦!你猜怎么着?”
  老人的声音很轻快,跟平时有微妙的差别,眼里的蓝色像月下的海浪一样明暗闪烁。他的体温很高。人体烤炉。
  在这个人体烤炉的温度下,Morty发觉自己就像一块黄油一样,心和声音都慢慢化掉了,软乎乎,暖洋洋。
  Morty说:“怎么呢?”神情使人想起小孩子凑近脸颊,互相说着悄悄话的样子。
  Rick神神秘秘地把声音压得更低,在Morty的皮肤上敲出回响:“里面——”
  “里面怎么了?”Morty问,因为预感到Rick即将要说的温情的话语而微笑起来。
  “——里面没有你!”“你给我下去!”
  “为什么啊?”老人打了个嗝,酒气扑面而来,把男孩的气恼熏跑了。
  “天,你到底是喝了多少?”
  “就,就一瓶。”Rick笑眯眯地回答。男孩叹了口气,不再推他的胸膛,试图把对方赶走了。他想要转个身,不要看到那刚刚才让他期待落空的脸。早该知道,怎么能指望Rick掏心掏肺地跟他表白呢?
  Rick接着补充:“加了点料。”
  Morty完全是公事公办地问了一句:“加了什么?”
  Rick说了一个致幻剂的名字。
  ——什么人体烤炉!根本就是药物导致的发热!
  这下Morty再也没法安心躺下,他一下从床上弹起来,抓着Rick就问:“加了多少?”
  Rick说了一个数字。那是致死剂量。
  脑中警报轰然炸响,一路顺着脊椎蜂鸣。突如其来的刺激让Morty甚至感到晕眩,连下床的动作都显得无力。可这时腰部被猛地一拉,Rick把他压在床上,对自己正处于危机之中浑然未觉。
  “你把我松开!”Morty急得眼眶发红,“我得给你找药——”
  “你先亲我。”Rick蛮不讲理地说。
  事态紧急,Morty也顾不上那一点小小的自尊心,直接往Rick的额头上仓促地沾了沾嘴唇,说:“好了,亲完了,现在能让我给你拿药了吧?!”
  “急什么,那玩意儿我改造过了。这—这回没有大的副作用。就是发个烧。”Rick把头往他颈窝里蹭,“你看我像是不事先做准备的人吗?”
  我看你很像。像极了。Morty心里头怒火滔天,但还是一句话没说。好歹这次醉酒应该算是解决,下了结论,他合上眼睛,想好好地睡一觉。至于Rick,他实在是不想管了。
  虽然最后他还是把Rick拉到被窝里,嘟囔着:“起码把被子盖好吧……”
  半梦半醒,迷迷糊糊间,Rick又凑到他耳朵旁边。
  “你还想干嘛……”“我告诉你一个大秘密。”“是什么?”“车库里头。我放了个中微子炸弹在车库里面,三分钟后就要爆炸,还有,我觉得你特别过分,宁肯亲你爸都不亲我——”
  话还没说完,一阵气流拂过Rick的脸庞,那是飞速蹿出房间的Morty衣角带起来的风。
  匆匆忙忙地跳下楼梯最后三级,Morty想起来Rick最后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食堂某天有人恶作剧,把所有人的饮料都换成了烈酒。他偷偷喝了一整杯,还疑惑为什么Rick和母亲喜欢喝这种东西。回到家时,脸也因酒精的热度而发红。
  他抬眼一看,也是正好,所有人都在。坐在餐桌旁的Summer最先遭殃,得到一个黏糊糊的带口水的吻,以及掺杂着咯咯笑声的“我爱你”。然后是Beth。再然后是Jerry。
  按理来说要轮到Rick了。老人表面上是要逃跑,可仍旧坐在沙发上头,不动如山。唯一能表现他内心不平静的就是他整了整自己的衣领。
  可惜Morty没亲他,只是用风筝的姿态飞上楼去,留下Rick不愉快地被笑声围堵。
  “就为了这个?”跑到车库,Morty已然上气不接下气。他抄起扳手往炸弹上砸,巨响在四壁间滚来滚去。
  “幼稚!”
  Morty轻轻的说。明明这里除他以外空无一人,可他却像是向谁辩解,仿佛正要极力证明此刻脸上的红晕完全,绝对,根本不是因为害羞。
  Fin

评论(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