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真心话大冒险

@Poisson
  ※没啥好说的,如标题……个人觉得当作亲情向cp向都OK(^。^)
  ※这个梗太可爱了,忍不住多写了点……虽然被我写出来就一点都不可爱了(痛哭)
  以下正文:
  他们在圆桌旁落座,Rick们的酒杯被续满两次后,Miami Morty提出要玩真心话大冒险。说这话时他笑着,虎牙和脸上的亮片一齐闪闪发光。
  空气在人群的欢呼中微微颤动,彩色灯光散落在地上。这家店是Miami组合引以为傲的资产,坐落在瑞城一角,时常有Rick或Morty前来光顾。柜台好酒常备,以供不时之需。自然,未满法定饮酒年龄的外孙们是一滴也不许沾。
  听到这话,黄衫的Morty眼睛一亮,抄起酒瓶,将剩余的液体全数倒进他的Rick的杯中。这是来自C137的祖孙,凭借着强大的破坏力和嚣张的言论声名远扬。
  “我是无所谓。”Miami Rick把粉色墨镜向上推,表情便完全暴露出来。他有一双微笑的蓝眼睛。
  “既然这样,”C137 Rick饮尽杯中酒,打了个酒嗝,“那就用这个瓶子来,来决定是谁。还有,咱们最好速战速决,不然说不定我们俩就被人抓走了。你们懂的,这的不少人估计都,挺讨厌我们的。”
  “确实。虽然我觉得你搞出来的那场爆炸更过分,不过,‘最Rick的Rick和最Morty的Morty’……你们还真是敢说。——我喜欢。”Miami Morty放松身体,半躺在椅子上。
  其他人没再多说,游戏就此开始。
  第一轮。
  Miami Rick吹了个口哨,看着瓶口。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C137 Morty率先发问,对参与此类游戏十分积极。
  老人“哈!”了一声,道:“当然是大冒险了,我怎么可能选真心话?”
  Miami Morty接过话头,狡黠地笑起来:“那你去人最多的地方跳个脱衣舞吧!老是让我跳舞多没意思。”
  回答他的是往脸上砸去的墨镜。然后是西服外套。然而,就在衬衫扣子才解开一半,舞池里已经充满“Geez”“God”“Gross”的抱怨声,Miami Rick见状不妙,只好停止。
  不能跳一场轰轰烈烈的脱衣舞,他比他的孙子还失望。
  第二轮。
  铩羽而归,Miami Rick耷拉着脑袋,自暴自弃地伸手猛地一转——酒瓶骨碌碌转了几圈,稳稳地指向C137 Rick。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随便。”老人耸耸肩。
  “为什么你一年四季都要穿一样的衣服?”
  想都没想,C137 Rick就答道:“我不说。我要喝酒。”说着,他喝了一大口酒。有残余的酒液顺着嘴角流下。他的Morty拿餐巾帮他拭去酒渍。
  第三轮。
  Miami Morty吹了声口哨。“居然是我。不过我已经猜到了你们会要我做什么了——”
  两个Morty异口同声道:“跳舞!”
  似乎是被异乎寻常的默契所震惊,他们对视一眼,俱是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棒棒糖”的舞步的确非同凡响。而且大概难得一见,因为在场的人爆发出的欢呼格外热烈。C137 Rick接着喝酒,思绪已然在心头转了一圈。
  第四轮。
  “啊?最,最惊险的……应该是……天,我能喝酒吗?什么,不能?搞什么鬼!——哎呀,行了,我承认,是厨房!那回被Summer撞个正着后她可三天没跟我讲话……”
  Miami Rick不顾平行世界的自己投来的破坏死光,唯恐天下不乱地询问了C137 Morty。问题是他在与右手为伴的日子里,最为惊险的时刻是什么。得到的回答如上。
  进行到第十七轮时,有三个人发现了异常。C137 Rick一直在非暴力性不合作,真心话不回答,大冒险也不干,只是选择罚酒。
  Miami Morty在托着腮沉思。刚好赶上这会轮到已经因酒精而陷入混沌状态的C137 Rick——说起来要是被其他人发现“那对祖孙”(这个称呼大抵上和“you—know—who”是一个性质)在这儿,这家店说不定要被告到停业——他看一眼另一个Morty,心里有了主意。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C137的怪胎”,也肯定在乎他的Morty。舞者笑弯了眼睛,心想着对敌当从弱点下手。
  他决定发出致命一击:“这回来真心话吧?——你爱你的Morty吗?”
  其他人都顿住,目光如三盏聚光灯聚焦在男孩身上。之后,Miami组和C137 Morty都紧紧地盯住了最后一个人。
  然而,C137 Rick只是耸耸肩,不置可否。
  “我喝酒。”
  他的Morty低着头,没说话。
  Miami Morty笑容僵住,眼看着游戏在尴尬的气氛中结束了。趁着C137 Rick跑去舞池里,无暇分神他处,他和自己的Rick悄悄溜到C137 Morty身旁,装作若无其事地开始说话。笨拙的安慰!他在心里暗想,责怪着自己为何如此不识大体。
  “据我推测,”Miami Morty清了清嗓子,搭上男孩的肩膀,“他应该是喝高了,听不清我问了什么。不然这种问题肯定是要回答的,毕竟他号称自己是最Rick的——”停。说到一半他竟为自己开解,对此感到不满,Miami Morty用眼神发送求救信号。
  Miami Rick跟他比了一个OK。
  “据我推测,”他伸手揉着C137 Morty的头发,“他应该是根本就不爱你又害怕伤你的心——你干什么!”
  Miami Morty捅了他一肘。
  ——这就是你的OK?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两人眼神交流完毕,对此一无所知的另一人方才回过神,如梦初醒。
  “啊?什么?你们说Rick?”
  他哼了哼,接着说:“不用什么推测。他只是想喝酒而已。老混蛋。对了,他酒量很好的,要不你去抢救一下——哦,已经不用了……”
  在几人视线的尽头,柜台空空如也。那里之前还装满美酒。
  在C137 Morty忙着逃离Miami Rick的怒火之前,Miami Morty伸手拉住他:“等等,等等!哎呀你先别抓他!再来最后一轮。——你爱他吗?”
  被问到的男孩笑了。“我之前想喝酒,一直没喝到,”他把酒杯拿起,喝光了这家店里最后一点存货,“现在补齐了。”
  Miami Rick彻底怒了,可他最后还是没能抓到对方要求付账。他自我安慰道,这两个人绝对是经常落荒而逃,才跑得如此娴熟。
  “最Rick的Rick和最Morty的Morty?我看,应该是最无耻的Rick和最狡诈的Morty。你见过哪对Rick和Morty是把传送枪放在后者身上的?说起来,那小子动作还挺快……下次不要被我抓到……”
  Miami Morty开始担心起被恶狠狠地捏在老人手中的粉色墨镜了。他伸起懒腰,身体像猫一般抻长,随手把散落的金发拨到耳后,说:
  “依我看,应该是最不坦率的Rick和Morty才对……”
  都把情感藏在心中,不愿表达。
  他往后仰,从沙发后面掏出一瓶酒,迎上Miami Rick震惊中带着惊喜,惊喜中有着宽慰,宽慰中含着肉痛的眼神。
  室内响起开瓶声。紧随其后的是难得舒缓的音乐。在这短暂的时间里,他们决定把其他一切抛到脑后,享受一会宁静的时光。
  Fin
  
  “所以这就是你们聚众酗酒的理由????”
  “别生气啊警察先生——”
  “就是嘛警察先生,您想想吧,哪个Rick不酗酒呢?哦,当然啦,您可不算。毕竟我们都知道,您是道德模范级别的呀!”
  Cop Rick啪的一声把笔撅断了。

点文都写完了欧耶!之后我看看有没有空填坑吧,不过估计直到过年除了摸鱼不会有更新了……
为什么有了大纲卡文反而更厉害了呢.jpg(根本没有这种表情包)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