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灵魂伴侣不一定是好东西

  他刚刚介绍说自己叫Glaxo Slimslom。奇怪的名字,Beth想,倒不如说这里的一切都很奇怪,包括和Jerry来这做婚姻咨询的决定。
  外星人在进入测试厅前,转过身来,手摸着头。他的脑门儿光溜溜的,没有什么毛发。对此他似乎挺得意,扬起下巴说:
  “我们这最方便的就是可以迅速检测出灵魂伴侣的配对情况。不过,就你们的情况,”他扫视两人,脸上带着窃笑,“看也知道肯定不是。难怪——”
  难怪婚后生活不和谐,落到跑来给人看笑话的地步。Beth在心里冷笑着接上。灵魂伴侣,灵魂伴侣,从跟Jerry谈恋爱开始,一直有人用这个理由阻止他们。也正因此,她和Jerry才像要被拆散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感情日益深厚。生活,不幸福是有的,所以反而更要作出活得很好的样子,争一口气,给那些人看看。
  她可以感受到Jerry向她投来不确定的、胆怯的视线。愚蠢和忠诚,一点不漏的遗传给了儿子。十四岁的孩子做不好四则运算,像个小尾巴整天跟在外公屁股后面跑。但那是她爸爸呀,谁会不愿意和他去冒险?这样一想又舒服点了。
  她想起Morty Smith出生前数月,和Jerry认真地研究如何起名的时候。真的生出来了,反而好像做梦。养多久都没什么实感。某天,她把婴儿塞到父亲怀里,无视了Jerry幽怨的目光。
  当时Rick Sanchez还不老,头发很茂密,四处乱长。他迟疑着低下头,亲了口Morty软嫩的面颊,居然有些呆住了。
  随后温馨气氛就被打破。“老天保佑他千万不要像Jerry,”Rick喃喃道,盯着男孩头顶的发旋,“万一他少年秃了。我保证我会把Jerry肢解到原子级别——”
  事实上除了突然惊慌起来的Jerry和还不懂事的Morty以外,所有人都知道他不会那么做。
  她曾经不怀疑Morty会有好看茂密的头发,就像每个健康的男孩子会有的那样。结果是眼看他长头发了,眼看他个子高了,眼看他发际线后退了。罪恶的一条线,似乎心有愧疚,在和时间的战役中溃不成军,节节败退。到了青春期才好点,但已经是无可挽回了。
  少年秃。真是一语成谶。这么看来,Jerry遗传给Morty的还有他的发际线。Beth倒是没往别的方向想,Glaxo在继续向前走,两人得跟上。
  ……
  会突然想到这件事,也是因为某个幸存的工作人员闯进家门,抱着Rick的大腿就开始哭诉(说实话Beth很佩服他的胆量):
  “……全毁了!你女儿干的好事!……什么?银河联邦法?Rick Sanchez你他妈怎么回事,你自己就是联邦的头号罪犯,还跟我提犯法?……我不在乎什么犯法,我只要我的钱!而且我来这可是办理过正式手续的!……设施都坏了,只抢救出这个……喔,你认得出来?那真是太好了。这玩意儿的确是用来测试灵魂伴侣的……我不放!你开多少枪我都不放!!”
  争执间,外星人带来的小小仪器启动了。它发出一束白光,在Rick和Morty身上转了一圈后变成了鲜亮的绿色。
  瞬间室内安静了下来。
  “滚。”Rick说,语气里的杀意让外星人匆忙地带上东西,连滚带爬地跑了。
  绿光。当初她和Jerry测试结果是红光,意味着全银河系都不会有比他们更不般配的人了。绿色,她已经猜到,应当与红色相对。可这就意味着——
  “我,我,我们是灵魂伴侣!”Morty大叫,接近崩溃。
  “我就说!”Rick一把抓住男孩的肩膀,“我就说我怎么本来头发长得好好的结果一下子就秃了一块!都怪你!”
  “哦,怪我是吗?你怎么不提我被同学们嫌弃的事?就因为这他妈的发际线!”
  久远的回忆。富有冲击性的现实。Beth需要来点酒。
  她喝了一口。两口。一杯。正要拿起酒瓶直接狂饮时,一只手拦住她。
  抬头一看,原来是Summer。
  “什么情况啊?”她压低了声音,把瓶子放到一旁。
  “别管了,”还没能喝到断片,正因此感到痛苦的Beth说,“破锅自有破锅盖嘛。”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Fin

  
  
  
  
  
  
  
  
灵魂伴侣au,通过触碰结合,结合后………………发量会减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TM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