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不速之客

  Morty Smith咕哝一句:“又来?”

  他沉默了一会,把大字形躺在地上的Rick拉了起来。他带着青年走进家门,第一句话是:“你好高。”

  一面这样说,一面在心里估算着他的年龄。大概二十来岁?发育期的尾巴也不见踪影,只留下高得没必要的身板,抬头才能和他对视。Morty让他坐在餐桌旁,拿出别在腰侧的魔杖,念了几句咒语来治疗。倒在他家门外时,Rick浑身是伤,眼神让他想到毛玻璃。混混沌沌的,几乎失去焦距。

  他难得安分,坐下后就没有说话,眼睛四处乱扫,衣褶里夜晚的寒气飘到室内。他往楼上看了一眼,问:“在睡觉?”Morty应声说是,从厨房里拿出茶壶,看到他的学生已经坐在椅子上,脸上洋溢着独属于主人的神色。想来也是,这个地方的确有他一半。

  茶杯摆在桌上,只有一个。上面草草地写着些公式,出自Rick之手,杯壁是找不到便签时的替代品。两人对面而坐,看着液柱无声地滑到杯中,既无香味,也不散发热气。

  不是普通的茶。颜色是肥皂泡表面的那种变幻莫测的颜色,经验丰富的Rick非常清楚它的味道——酸,苦,辣,咽下去后舌头都失去知觉。极力没让脸色显得太难看,Rick说:“你好像不是很惊讶。”

  Morty没有被他转移话题的伎俩骗到,但还是回答:“因为实在没什么好吃惊的。其实我还是有一点儿吓到,”他笑,有些不好意思,“有一瞬间我还以为你死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喝掉吧,对恢复有帮助。”

  端起茶杯时,Rick的手稳如磐石,让Morty实在佩服。“说到底,”喉结滚了两滚,Rick的表情皱得叫人发酸,“为什么要做得这么难喝?你是故意的?”

  “这也是为了纪念我妈呀。她做出来的就这样。”Morty耸肩。

  “我头一次听说。”“我可不是头一次讲。”

  Rick哼了一声,手臂盘在桌上,用臂弯托住下颌。他盯着Morty看,目不转睛,弄得魔法师浑身不自在。

  “你母亲……还有其他家人,都死了,”他闭上眼睛,并没有因提问对象而改变措辞,“就从来没想到过要复活他们吗?”

  怎么可能不想?在捡回眼神锐利的男孩之前,他的所思所想,无一不和唤醒死者有关。那是一段近乎疯狂的岁月,努力徒劳地被浪费,无穷无尽的失败探索。似乎是哪一本魔导书出了问题,亦或是有谁对他施放了诅咒,等发现时,Morty已经像琥珀里的昆虫,凝滞在青年时期。

  但带回了Rick,生活就飞快地转变,多了一个共同生活的人。这意味着他要重新学习,学习与人相处的方法,学习照顾人的方法,学习教导的方法。他重新拾得爱,在失去所爱之人很久以后。

  Morty坦诚道:“我的确想过。但人死不能复生。”

  “谁说的?”Rick不服,“我肯定行。一年不行,那就两年,最多十年,我肯定可以做到。”

  Morty轻笑两声,迎上他炽热的目光,甚至有灼伤之感。Rick看着他,专注无比,仿佛是要用烙铁把他的样子牢牢印在心底。

  “不一定。”Morty说,“从昨晚我的遭遇来看,你两年内没有成功。”

  “什么?!”Rick有些不快,他一瞬间就解读出对方话中的意思,说:“时间倒是次要。你见过未来的我?就在昨晚?”

  “对啊。”Morty干脆地回答。“我唯一好奇的就是,为什么你会来到这呢?”

  这个问题落下,带来一室沉默。Rick叹了口气,很短,不刻意注意的话就会忽略掉。

  “出了点问题,”他解释道,“不然我不会想来这里的。这房子又老又破,茶水难喝到令人发指,屋主,也就是你,魔法是个半吊子,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活得长——现在这点也没了。”   

  “你死得很惨,Morty。”Rick的声音很轻,好像声带被抻紧,话语一丝丝地挤出来。他的态度出人意料地平静。“我本来想用你的尸体来,你懂的,不过碎得太厉害,要拼回来需要的时间太长了。不如直接从源头阻断事件发生。”

  Morty哎呀了一声,耸耸肩,说:“但你还是没做到。”

  Rick似乎是嘀咕了一句“比我想的镇定多了”,承诺似的说:“我会做到的。”

  他们静静地坐了一会儿,其中一个起身时,就知道告别的时候到了。Rick悄无声息的起身,走向门口,没有发出脚步声,好像在直接漂浮过去。

  “要是我成功了,”他突然笑了,摇摇头,“算了!我肯定能行。”说完,也不等Morty回应,就大步踏入风中,消失在空气里。  

  Morty坐着,一动也没有动。半晌,他缓缓抬起腿,膝盖抵在胸前,手臂环抱着小腿。他把自己在椅子上叠起,看向窗外,决定守望这漫漫长夜。

  住在二楼的男孩子醒来。因为是冬季,天色亮得不快,他打开窗户,看见天上一片暗蓝,仿佛是海水翻涌,月亮的影子已经变淡,薄薄的一层倒影映在上面。

  这种压抑的颜色,使他的情绪也不太好。事实上他更喜欢夏天,虽然炎热,但室内总是会施加降温的魔法,暑气无法入侵。最重要的是,起床即可看到亮澄澄的如洗的天空,颜色让他想到云雀的羽毛。

  十岁的Rick Sanchez伸了个懒腰,汲着拖鞋下楼,就看见椅子上凝固着一具雕像。听到响动,瞬间变得鲜活,毛茸茸的棕色向他转来,是Morty。

  男孩走到他旁边,说:“早饭我想吃松饼。”

  魔法师只是盯着Rick看。他年纪不大,可已经看得出日后会成为怎样一个讨人喜欢的人,即使现在被知识的不足所束缚,未来他肯定会变得像风一样自由。雄鹰?他不确定地下着定义,心里想着鸟儿生来就要高飞,而不应用笼子将自己囚禁。不应该被亡灵拖住前行的脚步。

  “答应我,Rick,要是我死了,你可千万不要想着把我复活呀。”他叮咛道,忧心忡忡。

  Rick的眼睛微微睁大了。“我不答应!再说你不是不会死吗?”

  他有些慌张,不想再继续有关死亡的话题,想离开去洗漱。走到一半,又回头,不情愿地说:“你要是不想做松饼就算了。不要整天胡思乱想,说这种奇怪的话。”

  Morty无奈地微笑,点点头,把僵硬的身体舒展开,打算开始准备两人的早饭。

  Fin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