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献给Morty Smith的花束


  01

  Rick要我每天写日自来集录我能力的进步程度。而且这些文字要永久保留下来他每天都要见查。我说好吧所以我就在这了。

  我的名字是Morty Smith据说这个名字是全银河系最平平无奇的名字因为它的主人是这样一个品凡的小男孩。取名子时有两个大轮盘。一个呼啦呼啦转转到了Morty另一个叮当叮当转到了Smith。

  照顾我的人是好聪明好聪明。但他每天都在邹眉头在墙上些我看不懂的东西。听说他是Rick我是Morty而Rick是Morty的外公。

  起初世界是从啪的一声开始的。我睁开眼睛就看到他在我面前。他穿着蓝色的衣服套着白色的外套。裤子是棕色的手摸着我头发说你好Morty从今天开始我就要训练你直到正常为止。他说完就咳嗽了头转到一边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没办法拒绝他所以只是呆呆看着他。他摸了摸我的头手指很长。

  在桌前我们吃早饭。有奇怪的东西一边乱叫一边托着黄油跑过来。Rick说那是没用的机器人伸手关掉了。吃完我把那个小机器人放在腿上。我听到它说黄油黄油。

  我觉得好厉害。小铁块也会说梦话。Rick说对啊不光会说梦话还会梦到电子羊。

  我不懂他深么意思。

  02

  Rick说之前拿篇不合格。因为错字很,多还没有停顿。他让我好好纠正,错字让后给句子加逗号。他说“从来没见过写得这么丑的字”。但他还是看完了我觉,得他真好。

  “把别人比如说我的话,加上引号。”他这样说。Rick低头在写笔记似乎是公式,他总是在写不,理我。我觉得他好,像不喜欢我。

  今天他,搬了好多书过来让我看。我说“我不喜欢看书”他说“你看就是了”我说“看完了然后呢”他说“看下一本直到把这些书都看完”。

  所以我就看。白天起来我看晚上睡觉我看。吃饭的时候书放在盘子旁边他叫我不要看了。所以我吃完饭再看。一整天我都看。不睡觉我也看。我不想睡觉因为黑黑的好可怕。他给我好多书。

  我学到一加一等于二,人会老会死像Rick一样,鸟在冬天要飞跑,户外会有雪和碎冰。我看书上的插图发现它们和玻璃一样。

  对了今天我不小心砸碎了玻璃。Rick有点生气叫我下次小心点。果然他讨厌我。

  03

  今天,Rick读了我昨天的日志。他说:“我不讨厌你。”他笑了一下,我知道他没有生气。

  我从读到的书上写到了正确的书写方法。现在再看前两天的日志,实在羞愧。可我想改正时,Rick阻止了我。他说:“没有必要。这些东西需要保留下来,我跟你说过。可你知道那是为什么吗?因为这个过程,也就是你的心智一步步成熟的过程会完整地在文字上加以反映。我需要这些记录进行研究。”

  也就是说我的日志有助于他的研究?想到这个我突然高兴了起来。他今天还是在写我看不懂的公式,占满了一整面墙。好像推导了大半,但是卡在某个地方得不出结果。他这样跟我讲,也没有指望我能听懂。

  他还跟我说:“你很不错。今天才第三天,你的日志已经写得有点样子。”听到这句话我觉得高兴极了,耳朵里噼噼啪啪地响,好像过了电,“在所有Morty里你是做得最好的。”

  所有Morty是什么意思?除了我还有其他Morty?我以为只我一个。但是Rick好像跟我讲过我的名字是一个平凡的名字。那跟我有重名的人好像也不奇怪。

  04

  今天,Rick给我看了他的传送枪。拿在手里的时候,我的手掌好像变成绿色。这东西发着绿光,很厉害。

  他管它叫传送枪,是因为它真的能打开一个传送门。只要进行一些操作(依旧,我看不太懂),就能去到任何地方。他说:“从白宫到拉莱耶!哦耶!”

  然后他拉着我的胳膊——手臂——小臂。他拉着我的小臂跑进了绿色的圆圈里。出来的感觉挺奇怪。一双大眼睛正对着我,把我吓坏了。我用力抓住Rick的手,几乎听到骨头折裂的声音。他说“轻点”。我又放开了手。

  我们摘了奇怪的果子。把它们偷偷地带过海关。然后我们回来了。Rick说,这就是冒险。

  我记住了。原来,跑到别的次元去大闹、抢走一堆东西,然后若无其事地回来,就叫做冒险(专门对Rick和我而言)。

  为奖励我,他带我去吃冰激凌。

  我被他突然拉走时正好是冬天。正好前一天下了雪。正好今天又回温,路上有大大小小的碎冰。

  吃掉冰激凌时,我知道它是奶油和鸡蛋。像冬天的太阳那样看起来很柔软暖和,但其实冷冰冰地滑过食道,一路冰冰地游到肚子里。

  但是并不讨厌。我很喜欢吃冰激凌。

  05

  今天这篇日志我不要给Rick看。我很生气。

  是这样的。我今天出门,雪化掉大半。有块拳头大的碎冰挡路,我把它踩得稀巴烂。

  “Morty?”有人叫我,我抬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女人。金头发,穿着红色T恤,眼睛是蓝色。和Rick不太一样的蓝色。我也说不好。

  “嗯。”我说。

  Rick突然就来了,冲那个女人笑。他笑的时候皱纹在眼角堆起来,海般的眼睛温温柔柔的,笑意像船一样荡在里面。

  他说:“你来了,Beth。”哦,原来这个女人叫Beth。

  Beth不领他的情,只是问:“爸,为什么Morty会在这里,他明明——”

  Rick看了我一眼,拉着Beth到一旁去说了话,沉着脸回来。他带着我回到车库,问:“你为什么要踩碎那块冰?它被你毁成一团糟。”

  “它挡路。”

  “如果是只虫子呢?”

  “我会踩死。”

  “如果……是人类呢?”

  “你问这话好奇怪。”我说,“当然是踩碎啦。不然我怎么走路。”

  他非常、非常不愉快。我讨厌他这样。我有我自己的行事准则,所以不喜欢他干扰。

  06

  Rick又生气了,因为我告诉他,他写错了一个小数点,而他真的写错了。那之后我帮他得出他算了好几天的正确结果。他问我从哪得到的数学知识,表情很严肃。我跟他说,我在书里学到的。

  我确实是在书里学到的。我学到应该用浅蓝和纯白形容他的衣服,用棕色或者褐色形容他的裤子。灰白色是他的皮肤。银色是头发。闪闪发亮的。眼睛我不知道,天蓝、湖蓝、宝蓝、钴蓝好像都不合适。我觉得它们像冰一样漂浮在眼眶里,那叫冰蓝色应该不错。

  他也没有吼我,但我就是知道他生气了。他心率升高,脸色不变,体内发生变化,激素在分泌。

  他自尊心真的很强。因为我是个笨笨的平平无奇的小男孩,又指出了他的错误,所以他恼羞成怒了。

  我说出自己的想法,他却一下冷静下来了。这让我不高兴。

  我说,Rick,你懂什么。你只不过是照顾我的人,充其量是把那些书带给了我,然后带我一起冒险。你给我打开了门,路是我自己走。现在我比你厉害了,你就不开心。你又懂什么?你推导不出来的公式,我算出来了,还把正确答案告诉你了。

  你就是嫉妒我比你聪明。尤其是我一开始还比你笨那么多。你让我留下那些日志,也是为了自我安慰对不对?看啊他一开始那么那么笨——

  “不。”他打断了我,“不是因为嫉妒。”

  我问他原因。

  “对一个Morty来讲你太聪明了。他们会发现差错的。”

  他说,伸手在我脖子后面按了一下,我眼前一下子黑掉了。安装在体内的装置维持着最低电量。

  “作为替代用的机器人,你是有纰漏的。”完全没有情感的、冷漠的眼睛。他看Beth Smith,和看我的眼神完全不一样。他看着我,一架正在慢慢瘫倒的机器,眼里没有面对家人时的温暖的火焰。

  “很遗憾我没有早些发现这一点。”

  变黑了。天空和地面都染上漆黑。

  07

  拆散后,把我放在车库里。没有把我完全关机。如果再重启,数据会全部丢失。我装在一个小小的纸箱。Rick只是一时兴起才要给我做设定,关机后很久都没有用上我。

  灰尘落在我身上,很讨厌。过了也许是几个月的时间,门口有藏得不好的脚步声。那生物走过来,我发现他长成我的样子。

  不对,是我长成他的样子。只不过他的头发不是纤维,皮肤不是硅胶,内脏无一为人造。他的眼睛里没有安装微型摄像头,大脑也不是暗物质动力的计算机。他的发声装置是声带。

  “哦,老天。”他这样抱怨,握了握拳头。“这看起来可太奇怪了。跟我可真像。”

  他盯着我的玻璃制的眼珠,走上前来,碰了碰。我的睫毛蓦地扫过他的手掌,他吓得向后小跳一步。我知道如果我也小跳一步,动作会跟他一模一样。

  我们两个确实很像。就像在冬春之交躺在路上的碎冰和玻璃。后者坚硬但易碎,不过气温升高也不融化。而前者一旦进入春天,短短一段时间内就会沦为一滩水,最终消逝。

  当它们待在一起,没有人能区分,因为彼此是那么相像,就像同胞的双子。在这种特殊的情境下,可以下结论,即它们之间的差异是无法辨认的。

  但是那个人认得出来。

  我眼前的这个真品也认得出来。

  我听见他嘀咕说Rick(这个名字激起了一种陌生的战栗)又在鼓捣机器人了,一边熟稔地伸手到我的颈后,于是世界终于在啪的一声中结束了。

  08

  “是,我之前的确人工调试过机器人……结果不怎么样,现在就随它去。事实上完全是我多虑,你爸爸蠢成那样,发现不了什么;Summer……需要提醒你有多少次她和我们一块出发把机器人扔在家里吗?至于Beth……她很少怀疑这些。即使有疑心也没什么,她不会发现真相。”

  老人说着,喝了一口酒,耸耸肩膀。

  “另外不,这完全不是讲你是无可替代的。别误会了。”

  Fin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