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自杀者

  文明覆灭又重建,第四纪元行了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正好一半的时候,你,一个平平无奇的研究员,撂下了手上的文档。随后你蠕动触手,钻到老板的办公室里,狠狠骂了他一顿之后,说:“去你娘。我要辞职。”
  你干的不是什么好工作。你的朋友刚刚起步调查灵异事件时,你埋在文档之海里考古;你的朋友事业小有起色,名扬四方时,你埋在文档之海里考古;你的朋友因读了诡异的抄本发了疯,要召唤邪神时,你……很遗憾,还是在考古。
  薪资低,加班多,要不是你的触手能精准无比地拂去灰尘,庞大的脑子能迅捷地处理多样数据,坚硬的皮肤能抵挡遗迹中的各种辐射,你可不会把辞职拖到今天。不过你的确喜欢这份工作,它是唯一一个能让你觉得原来自己对社会还有点用的事物。
  事实上也仅限于此了。时间越是流逝,你越自惭形秽,朋友们呢,自然与你渐行渐远;你没有敌人,但这不是好事,因为它表示,你连被敌视的资格都没有。同学聚会,人家谈笑风生,你故作旷达;人家喜气洋洋,你强颜欢笑。
  今天你就要自杀。谁也拦不了你,你对自己发誓。要是你今天不跳楼,就叫你变成哺乳动物。
  所以你坐在居住的高楼的天台上,此处形状规整,四四方方,唯有一边有一处凸起,像个孤岛。坐在半圆形的那一方平台上,你想起了数万年前的那首诗: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劳驾,”突然有个声音说,“这里是地球吗?变化太大,我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你吓得一哆嗦,直往下滑,所幸千钧一发之际缠住围栏,才没有掉下去。死里逃生的刺激感让你恍然大悟,生命如此美好,谁会想去自杀呢。
  定眼一看,跟你搭话的疑似人类。史前生物,生活在第一、二纪元,在战争中灭绝殆尽。脆弱的皮肤,柔软的内脏,纤细的四肢,糟糕的免疫系统,这些生物是很不好养的,一个不小心就会死掉。
  “哈喽?”这位不应该存在的雄性人类跟你说。
  他有一头铝色的发丝,眼睛像冰,皮肤灰白。实验袍套在他身上,配着蓝衬衫和裤子。
  你允许自己稍微震惊了一下:天!他居然只有两手两脚……天!他居然只有十根手指……天!他脸上居然长皱纹……
  他似乎有点不耐烦。咔哒一声,一个黑洞侵略你的视野,是个枪口。
  “我再问你一遍,”他下了最后通牒,“这里到底是不是地球?”
  你回答“是的是的”的频率比苍蝇振翅还高。
  他挑了挑眉,看向脚下。“这地方原来不是墓地吗?怎么还能改成高楼?”
  你谄媚地说,就算它是墓地,也是好几万年前的事儿了,现在土地资源紧缺得很,有块地就能起高楼。
  他哼了一声,姑且问了你的名字,在你(战战兢兢)的询问下自我介绍说他叫Rick Sanchez。
  你如实把名字报上,倒让他愣了一会。
  半晌,他拧着眉毛,说:“别用这个名字了。怪别扭的。”其实也没所谓,这名字本就是随手从文献中摘取的,原本你是没有名字的。
  Rick Sanchez蓦地叹了口气。
  “真不该,”他态度冷淡,伸手从怀中掏出的不是另一把枪,而是——一束白花???“抱有多余的念想。变成这样也没意义,不如给你了。”
  他把那束花不由分说地塞到你的胸口,打开一个传送门后离开了。
  你愣愣地呆着。白花似乎是刚摘下来的,很新鲜,缀着的露珠在夕照下闪烁火光。
  要是有人愿意去翻翻你的书桌,会发现有一篇文档记载着第一纪元里,某个曾经叫做美国的地区里,某个曾经还是墨蓝色的夜空上,某一个彼时尚且未死去的人类Morty Smith与他的外公Rick Sanchez一起放烟花,并把某个被称为总统先生的人气到昏迷的事件(所以说,人类是多么脆弱啊)。你从那里得到了要给自己起名为Morty的灵感。
  如果刚刚那人身份真的如你所想,那可非常恐怖。他如何活了这样多年?
  
  你盯着那些花——在这个时代稀少无比的植物——同时回想起了许多许多年前的今天,Morty Smith死去了。同一天的下午,他葬在墓地,后来时代变迁,他的白骨大概也融化在了土地里。
  可是还有个人记得他。纪元更替,地球人从未探索过比银河系更遥远的地方,Rick Sanchez却穿行于宇宙,自由自在。他跨越毁坏后小心翼翼修复起来的文明,来此祭奠他的孙子。
  你让那些花摇晃起来,轻轻地说:“你有个好外公。”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