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DDS】Tiny Matty

为了押韵不择手段……时间线不明,但是在omd发生之前。八百年没看漫画了有bug请不要客气地指出来,然后,要打人的话不要打脸……
最后嚎一句:夜魔虫真香!!!!!!!!!

  01

  Peter Parker懂得很:自己是个灾星,谁碰谁倒霉。即使今天不倒霉,明天恰巧走运,迟早有一天不幸要降临。

  总结出这个理论时,他正走着,想起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号,圣诞节,三J同志一如既往地疯狂侮辱他,好兆头一个没有。

  就在这么一天,这样一个连反派们都窝在酒吧里痛饮的日子,他发现家门口站着个小男孩。红头发,蓝眼睛,一只手里抓副墨镜,看上去像是偷穿大人衣服跑出来的,西装松松垮垮地耷拉在身上,袖子委地。

  那男孩身形瘦小,双眼明亮有神,直直盯在他身上。他在冷风中微微颤抖,看着在雪幕中接近的Peter。走近了看才发现他紧紧抓着裤腰,防止衣物坠落。

  天性使然,Peter没办法放着这个孩子不管。

  “我叫Peter Parker。你叫什么名字?”他一边打开家门,一边问。

  “Matthew Murdock。”

  Peter进屋时是跌进去的。

  所以,一个迷你Matt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记忆也停留在童年。他不认得Peter是谁,却依旧下意识地前来,拖着不合尺寸的西装。

  (也就是说,Matt辩护时穿的西装,那种让他显得衣冠楚楚的贵得要命的西装,那种连脱起来手感都那么好的西装。)

  Peter拼命翻找,总算找出小时候的衣服,幸好Matt不嫌弃,欣然换上。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自己也感到些许尴尬。

  而且不知为何,Matt对他抱有亲切感。明明他没有任何与Peter相识的经历,却仍然把信任交付到他手中。

  Peter热了一杯牛奶,决定准备些三明治。

  02

  希望你们别告诉别人,嘘——Peter Parker最喜欢把带角脑袋比成奥利奥:

  两层黑色饼干分别代表Murdock律师和夜魔侠。这二者的区别并非在于一个打官司而一个打人。Murdock可以在法庭上把对手说得哑口无言,从证人嘴里撬出翻案关键的同时依旧彬彬有礼,而夜魔侠,大家都觉得他能拿仇敌的鲜血佐蒜香面包。一个幽默、风趣,甚至可说是温文尔雅;另一个则阴狠却坦荡,危险气息弥漫。

  中间的白色夹心是Matt:温柔,更为绵软,以真心待朋友。任意一个角度都折射出一部分的他,但合起来品尝才是完整的Matt Murdock——Peter爱这滋味,正如他爱吃不带面包边的三明治。

  不过话说回来,偏好是一回事,给自己加一个缩小版Matt做三明治就是另一回事了。假如Reed问他要不要面包边,他会毫不犹豫地说不要,因为他知道遗弃物们会得到妥善使用。Reed甚至可以用这些面包边搭出一个传送门,Peter想,毕竟他那么聪明。但在这儿,不吃意味着浪费,而Peter Parker不喜欢浪费食物。因此,把三明治切好后,他没有多加下刀。

  他让Matt先吃,自己抽空联系了当前状况下可能有帮助的几个人。

  Foggy表示Matt前一晚就说今天有事,没有办公的意思;Reed则说这一现象没有前例。Tony Stark成功查出,全纽约目前就这一个身体和记忆一同倒带的人。

  “顺带一提,要不要让他来复仇者大厦?我需要好好研究——呃,我是说,仔细地观察,才能找出成因。”

  Peter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

  史传奇……奇异博士给出专业人士的判断:当然,这是魔法所致;当然,过段时间就能恢复原状以及当然,Matt跑来他这里是因为被魔法袭击前,脑子里想的最后一件事和Peter Parker有关。

  Peter略有焦虑,但也舒了口气。除了这事与魔法有关联之外——他都能想象得出Tony脸上的那种“妈的魔法”的表情——状况也没那么糟。

  03

  “他们叫我Daredevil。”

  “因为你很勇敢?”

  “因为发生矛盾时,我总是走开。”

  “哦——哦。我觉得你做得挺对的,我是说,你这么小,不该掺进那些打斗,对不?”

  “我的爸爸也这么想。——但是有回我打了一架。他非常生气。”

  感觉还是有点奇怪,在他的认知里,Matt一直是个盲人,现在却健全地出现。当然这并不是说Matt就一定得瞎着,只是……和平常不太一样。Peter想,看着Matt膝盖上的伤口,已经结了痂,再过几天就会好。

  Matt闭上眼睛,啜了一口牛奶,说:“所以,我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

  “你给我热牛奶和三明治,还这么温柔地跟我讲话。要碰上你这样的人,我得做一年的乖小孩。但我……我并不是个好孩子。”

  窗户透进阳光,撒在他的红头发上,如火焰流淌。Peter看了看他,发现这孩子蜷起了脚趾,显得有些不安。

  他凑过去,用手拍拍Matt的脑袋,郑重道:“赌上全世界超级英雄的名义,Matty,你绝对是世界上最棒的孩子。”说着,他直起身,大大地挥舞手臂,“而那就是圣诞老人在今天早上把你送到我家门口的原因啦!因为我最喜欢好孩子!”

  Matt看着他,过了一会儿,转头,偷偷地微笑了。

  04

  梦中所见与白日全然不同。世界不再有色彩,声音气味触感取而代之。他站在天台,城市的声音波涛似的奔流。地平线处夕阳正缓缓落下,一切光辉灿烂胜过殿堂。

  街上有人在哭喊、大笑,车轮和路面摩擦,窗户重重地被合起。所有这些噪音中,有一个格外清晰,有力、明亮,持续地搏动,正在靠近。他渐渐闻到和地狱厨房一般鲜红的气味(他受伤了,他想),以及超市减价时买来的洗发水的味道,混杂其中的汗液几乎无法嗅到。

  空气被劈开,肢体灵活地反转活动,一个物体——一个人正向他接近,停在他面前。

  “晚上好,DD。一起去巡逻?”

  那人问出这个问题时已经提前设想了肯定的回答。蜘蛛侠没有多加停留,直接荡出一根蛛丝,迅速飞远,像是一个比赛的邀请。或是挑衅。

  而夜魔侠不会规避挑衅。特别是来自蜘蛛侠的。

  他们回到家,互相处理了伤口。临睡前,Peter低下头。Matt听到Peter动作时发丝互相扰动的细微声音,他吻他额头时刷过睫毛的气流。皮肤上有湿润的触感,蜘蛛用亲吻织出一张捕梦网,将恶梦抵挡在外。

  Matt醒来,察觉到左肩沉甸甸的。转过去看,一个棕色的毛茸茸的脑袋压在他肩膀上。Peter睡着了,手里的遥控器滑脱到地面。不知不觉过去许久,落到地面上的夕阳颜色已近血红。

  “你能不能——”

  “什么,Matt?”

  晚上,床前,Peter轻声问,替他盖好被子。

  “能不能给我一个晚安吻?”

  Peter愣了一下,笑着说当然,俯身下去亲了他的脸颊。

  “晚安,Matt。做个好梦。”

  和梦里的不一样,远没有梦中那么鲜活生动。尽管如此,Matt还是很满足,缺了一角的拼图被补完整的感受也不过如此。

  灯关上后,他听着Peter的呼吸变得均匀,便偷偷地把耳朵贴在他的胸膛,听他的心跳。

  05

  乳白色的月光给室内染上光辉时,Peter睡得正香。一个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来了,有道影子随着前行逐渐拉长。而后,被窝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较他更高,更壮,将他抱在怀里,无比契合。

  “Matt?”Peter含糊地问,把手放在他的腰上搂紧,“你变回来了?”

  Matt的声音里浸着笑:“没错。有点可惜……本来我是想和你一起去吃圣诞晚餐的。”

  “那没关系……我是说,有个小Matt在眼前,比任何大餐都好。”

  说完,Peter调整了一下姿势,打算继续徜徉梦乡。也就是在这时,Matt说:

  “不过,你那把戏对我没用了,Spidey。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头发是棕色,眼睛也是;才不是什么‘彩虹色撒金粉’呢。”

  他一下醒了。

  “老天。那一点都不好玩了。我得想办法让你把这事忘掉。”

  回答他的是几声愉悦的轻笑。

  Fin

  附录①

  他忘掉这件事,并没有任何人的参与。这是一个人为却自然而然的过程,如同水流缓缓倾泻,最终无影无踪,无人可阻止;世上被如此忘记的事有恒河沙数,不差他这一件。

  可失落依旧如海水般没有穷尽,而蜘蛛侠的心跳隔着数个街区海浪似的汹涌而来,仿佛黑夜中的灯塔,风雨里的锚,总是令人安心。夜魔侠站在天台,恍然产生一种错觉:有一个时刻,小小的他曾郑重地接近蜘蛛侠的胸膛,感受那富有朝气的节奏。但这发生得太久、太远,几乎像是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发生的事,而那时蜘蛛侠肯定未曾出生。再者他们也不熟,他不知道蜘蛛侠真名,也没有亲密到能做出如此私密动作的地步。

  蓦地,他想:蜘蛛侠是个好人,比一个孩子所能希求的最好的圣诞礼物还要好。

  这时,蛛丝划过空气,纤瘦的身影远远荡过来,轻巧地落地了。

  “圣诞快乐,DD!”那人快活地说。

  夜魔侠笑了笑。

  “圣诞快乐,蜘蛛侠——Spidey。”

  附录②

  “那挺高尚的。”

  “你指什么?”

  “我是说,你有超级感官,然后把他们用来帮助他人。我觉得这样很了不起。如果是我自己的话,可能更多地会选择去盈利。甚至可能放任犯罪不管呢——如果那跟我无关的话。”

  Matt沉默一会,想起Peter跟他说过的他一直并将永远为之悔恨的往事。他能说什么呢?将来你会为此终身自责?那感觉会像毒蛇般盘踞在你的身体里久久不去?你会在夜里惊醒,埋在我的肩膀痛苦地低语?

  他伸出手臂,轻轻握住对面的棕发小男孩的手,严肃地说:

  “不。你才是高尚的那一个。”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