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第三天

         ※突发小片段,无cp

  第三天,他肺都气炸了。这根本不是人干的活,在一个荒凉无边的次元里跋涉,徒劳地寻找目标;这事理应归Rick管,而Rick在他眼里不算人类。基本不算。
  
  路很宽敞,蔓延向视野边际,长得好似没有尽头。原本是白色的,常年刮着的风使它覆上泥土。
  
  走在这种地方很容易让人胡思乱想。
  
  如总统先生所说,Rick Sanchez是一名活神,别的词也没法用来给他下定义。
  
  神明先生司掌科技,热衷于造机器人,有时候赋予那些可怜的小东西智慧,偶尔用循环论证把它们逼疯。不过自从某个机器人让一块上帝之石毁了差不多所有事物,进而逼得他们不得不再一次地跳跃到别的世界,这招他就没用过了。
  
  “我前几天还面对着自己的中年危机,”Morty Smith大肆抱怨起来,“现在却在这瞎逛。我已经有两个孩子了!他们都做得挺好。除了我的女儿,她的破坏力太强,而这肯定是你遗传给她的。”
  
  背又酸又痛,脚也仿佛不是自己的。即便如此他还是在走,不敢停歇。饿了就吃压缩食品,渴了就喝便携饮料,都是近三十年的老东西,可毕竟是Rick出品,保存个一百年估计都没问题。
  
  Morty想到这,又开始叨叨:“下次再弄什么东西,记得把保质期写上。奸商好歹还掩饰一下,你的东西过期了谁知道?万一我得了外星痢疾怎么办?”
  
  他觉得自己疯了,像个罹患狂躁症并且半年不服药的十五岁男孩,恨整个世界,因为世界也恨他。哪个精神正常、家庭美满、头发茂密的四十岁男人会对着空气讲话呢?
  
  等等,前提似乎搞错了,普通的人根本就不会拿起那把该死的传送枪,就算真被好奇心往火坑里推,也决计不会扣下扳机。可他两个都占全了。
  
  Morty心里有无穷的悲哀,开口给自己判了死刑:“我疯了!都怪你,Rick。”
  
  他抬头,天空不均匀地割裂开。数座巨大的山脉从两边隆起,山峰的最高点在世界的中点渐渐靠近,如同两只张开后留下些许空隙的相对着的手。它们与脚下的路共享着同一片令人不安的白色。
  
  太阳刚升起不久,气温已近地球上的正午。Morty觉得呼吸困难。
  
  晨光缓慢地自地平线向他涌来,这个时候他终于看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于是加快脚步。
  
  一只义眼、一条金属义肢、几样凶险至极的武器。它们不是Rick,只不过是堆破铜烂铁,无法证明有这么个宛若神明的人曾活过,只能证明他死了。
  
  实在是让人惊讶:即使他多么了不起,离超越种族的界限多近,身体还是由骨、肉、血构成,抵挡不了胃酸的侵蚀。曾挡在他身前,因而显得无比高大的身影最终仍倒在怪物的腹中,只留下无意义的物品。
  
  宇宙里,有因不一定有果,就像有Rick不一定有Morty。但有消除记忆的枪械,相应地恢复损失记忆的机械便应运而生。
  
  你说他多倒霉,不过是回家看一眼而已,就那么巧,那么神奇地碰上了这个实验品。
  
  家人都忘了有这么个人,只有他,PTSD伴随中年危机一同造访,梦里都是外公半个身子没在怪物嘴里依旧挣扎着把他推进传送门的画面。也只有导致这阴影的人才有能力消除它。
  
  他把零件们拾到怀里,不知道第几次地感到头痛。对于地球而言,他缺席了整整三天,要想清楚如何跟妻子儿女、老板同事和朋友们解释。
  
  不是从前了,那时他用一句“我外公又把我拉出去冒险了”就能骗来原谅。
  
  “我觉得这个世界恨我。”
  
  Morty叹息道,手伸进口袋摸索传送枪。
       
        Fin




路是脊椎,山是肋骨。祖孙出去冒险时Rick为了保护Morty被吃掉了,死前启动事先设定过的应急机制,大家关于他的记忆都被消除了。直到Morty四十岁跑过来,没人为他收尸。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