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RAM】游戏人生

是时候停止一本正经地为垃圾命名的行为了.jpg

@酌来

  苦果由两人共同酿成,这无可置辩。但谁作出的贡献多些则有待商榷。大难临头,祖孙二人前所未有地礼让,相互推诿责任。
  
  Morty指责如果不是Rick带他前来,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一场闹剧。Rick则指出Morty根本没按说明手册进行游戏,尽管他本人就是不守规矩的典范。事后证明所谓说明手册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无论如何现在我们都是,嗯,在游戏里了。看开点,Morty,其实和在外面没什么差别,考虑到无论在哪里我们都是纸片人。——你也不用装作听得懂我讲的话。”
  
  他如今十四岁。遇到外公之前的生活是多么平安喜乐,Morty想道,为自己可悲的命运默哀三秒。不能再多了,发呆太久会被训斥,这已刻入他的本能。
  
  但我们如何才能出去?有一瞬间,他想揪住Rick的衣领,逼他俯下身,冲着这老头大吼一句:

  快用你那无敌的传送枪想想办法啊!
  
  但,显然这不是正道,因为a)即使用了传送枪他们也出不去,b)传送枪不够可靠,毕竟是会爆炸的。
  
  “现在我们怎么办?”他问,感到反胃。他想起自己身为毒素时的情景,无处不在的疼痛向他传达宇宙的恶意,而Rick看似满不在乎地进行实验,实则隐瞒了对他的关心。
  
  Rick整了整衣领,冷静地说:“问错了,Morty。不是我们怎么办——”
  
  他只说了半句话,就仿佛被无形的线牵引,转过身向夕阳飞奔。一路上边跑边脱下外衣,白色的布料像一只鸟,歪歪斜斜地飞上天空。Morty半张着嘴注视眼前这不可思议的景象,万分吃惊。
  
  咔地一响。Rick从裤兜里掏出社保卡,毫不犹豫,将其撅成两半,潇洒地一扬手,薄薄的尸体随风拍在Morty脸上。他愣住,想起Rick今天出门根本没有带社保卡。Rick有没有社保卡还不一定呢。
  
  “是玩家怎么办!我们现在是——”
  
  那身影仍在奔跑,沐浴着夕辉,恍然间让人觉得是个追梦少年,简直要为其热血感动落泪。话语的最后一部分零星地如蒲公英飘来:

  “游戏角色!所以游戏结束我们就可以脱身!”
  
  Morty想,这不可能。这太荒唐了。如果游戏结束才能离开,那意味着两个人都得死一回。他们来玩“Roy”是为了体验游戏里的人生,不代表要被玩家操控着亲身经历。
  
  这两者有本质区别。其中之一就是假如他现在没有被困在游戏里,那么根本就不会癫狂地大笑,猛扑在地上用手挖掘。太真实了:指甲缝里的泥土,指尖的痛楚,汗水黏住睫毛,眼前一片模糊。
  
  有一段时间没来,难道这里的人又开发出了新玩法?他和Rick的玩法是两个极端,从没想过还有别的途径,能如此折磨一个游戏角色。
  
  到后来他开始祈祷早点结束。手太疼了,指甲缝里的泥土已染上暗红。单靠挖土而死是不可行的,显而易见。哪怕疼得死去活来,玩家要他继续,他就得重复这机械性劳作。
  
  更高维的生物对待银河系说不定也是如此,Morty超脱疼痛,开始之前未曾有过的思索,只不过控制的痕迹没有那么明显。比如说几乎所有的宇宙里Rick总有一个配套的Morty,没准就是哪个意志刻意为之的结果。
  
  终于他触到与泥土不同的东西。奋力挖掘,一柄青铜小刀浮现,沾满了锈。
  
  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呼喊:“上一个玩家埋在这里的武器被我找到了!”一阵喧闹紧随其后,“安静!有谁尝试过自杀路线?”
  
  Morty很快就猜到答案是没有,因为他的手迅速抬起,将刀刃贴上喉咙。夕阳之下,他的影子细长,他本人则姿态悲壮,宛若壮士。
  
  如果不是被自杀就更好了。他想,睁开眼睛,强光一时刺激得他流出泪水。
  
  他在大厅里转了一圈,数清了一共有三百四十七个游客。地砖数到第五百块时,Rick神奇地出现,拍拍他的肩:“走吧,回家后我还要再给你检查,防止后遗症出现。”
  
  Morty嗯了一声,关于宇宙的思考远远地被抛到脑后。他很好收买,只需和Rick一同去吃冰淇淋就可以忘记这次令人不愉快的经历。十四岁的脑袋瓜装不了太多东西。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