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空中的球形鸡

0118 999 88199 9119 725 3🎵

※灵感来源于波德莱尔的一首可能叫雨国之王的诗和王权,对就是那个扮演国王的游戏

雨国之王难以讨好,是因为他见过最好的东西:华美的珠宝,艳丽的美人,智者写下的书籍。一切一切,都是在漫长到令人疯狂的岁月里他用双眼所见。他是幽灵,有很多名字,经历许多死亡,受魔鬼诅咒要永远困在国王的身体当中,死去后又在新王的身体里重生。他活了太久,以至于忘记了自己最初的名字。魔鬼造访时所有人眼生红光,嗓音纠结可怖,忠犬也要咬人,在夜里则有幽灵来访,杀了他的,他杀过的,都围在床头,静静看他。你要永远活下去,他们齐声说,你找不到解决的办法,魔鬼无法战胜。他因此闷闷不乐,但仍想办法要解除诅咒,有这一远大目标在前,其他所有享乐都显得无趣。然而出路难寻,古籍里的只言片语并没能给他哪怕是最微末的帮助。忘川绿水在他的血管里汩汩流淌,却没能让他忘记半分痛苦。魔鬼时常纠缠,直到某天一名金发乐师造访。他奏出的乐曲如光似水,明亮澄澈,音符甫一落下琴弦便熊熊燃烧,一团团火光照亮了整个行宫,魔鬼在这耀眼的光芒下退避了。国王于是大喜过望,他亲自前往花园,在那里雨国的第三任国王被皇后毒杀,尸骨上长出的花朵格外妖丽,第八任国王治理有方,人民安居乐业,税收可观,军力强大,邻国送来贡品,华美的珠宝被匀出一部分藏在泥地里,谁也不知道。他挖出金银财宝,指甲缝里填满泥土,把珠光合拢在掌心时,指尖也微微发痛。请你留下来,他说,低下了高贵又可怜的头颅,于是乐师便留了下来,但没要报酬。乐师奏曲只凭心意,魔鬼便也时隐时现。他不愿受国王辖制,拒绝了日夜不停演奏的要求。后来他察觉到国王要他奏乐不是因为欣赏他的才华,而是另有他用,感觉受了极大的侮辱,就愤而离去。国王留不住他……

这是最安稳的一次统治,没有到行宫里逼他让位的政客,没有刺穿他心脏的冷箭,没有下毒的蛋糕,他的头颅平静地待在肩膀上,没有冷不丁地被砍下来。客观地说,这是他第一次老死,比被毒死被绞死被斩首被烧死被溺死患绝症而死被掐死被扔出窗户坠地而死的死法好得多,也没那么多痛苦。他坐在摇椅里。一个这么大的老人理应开始回忆过去年富力强的好时光,并为现状扼腕叹息,但他没有,他习惯了,他始终是个被诅咒的幽灵,轮回无法停止,他要做婴儿,少年,青年,然后可能步入中年也可能不会,可能步入老年也可能提前死去,儿孙绕膝既是记忆也是想象,他无法得到真正的安宁。

在他即将死去,最后一口呼吸将要吐出时,乐师回来了,他的音乐比脚步声来得更快,像电光先于雷声出现,一直絮絮低语的魔鬼咒骂着离开。诅咒是否解除还未可知,但国王已经感到了安宁与满足,而这是他许多次的人生里极少得到的东西。乐师奏的是市井里母亲们哄孩童入睡的歌谣,轻柔温和,国王于这悠扬的旋律中想起了自己的名字,他微笑起来,闭上眼睛,再也没有睁开。安息终于降临了。

评论

热度(8)